提拉米苏

Merry Christmas.(下)徐伊景&李世珍

不想拖到年后,年前又忙,在最后一天上班的一个上午赶完。希望能安慰一下因为大结局受伤的迷妹们。

——————————————————————————————————————


在窗口看着飞快跑远的世珍,徐伊景看似平淡的眸光里多了几分萧瑟。她慢慢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来,抱着双臂将自己扮成了雕像。

五分钟,漫长的犹如一个世纪。

翻开抽屉取出那蓝色的盒子,打开,看着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细细摩挲着那文质秀气的颈链,一颗粉色的钻石在其间闪闪发光。如此简单还真是废了好大的心思。因为——是间独一无二的珍宝,就像世珍的名字。

 

金作家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劲直走了进来。

“代表,您要的宗仕金融背景资料准备好了。”

……

没有回答。她疑惑的抬眼看向自家代表,却见明显走神了的徐伊景,手里的项链来不及收起,小时候才会偶尔出现的无辜与茫然正挂在她那五官精致的脸上。

金作家不禁回想起代表小时候的模样,心中既是怜惜又是酸涩。

 

徐伊景僵硬的抬头,笼罩了一层薄怒。

金作家不由暗吸了口凉气,转念一想,既然进退两难,那就赖到底好了。

“代表,今晚圣诞星辰嘉年华酒会,刚回国的宗仕金融太子元宗佑会出现在现场。代表……”

徐伊景叹了口气,将项链放回礼盒,仔细的摆到一边。

 

“能接触他的方法很多!何必要去参加这么无聊的酒会。”傲慢一直是徐伊景的标签。

金作家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不动声色的转了转眼睛。“哎~如果世珍能替代表出席就再好不过了。这丫头干嘛去了?跑得跟兔子似的,转眼就没影了。”

 

瞅瞅代表的脸色,没有变化,只是手指下意识的拧巴着。金作家偷笑。‘这么多年,这孩子的心思不在脸上,全在手上。’

“可惜了~据说参加酒会的好多都是各大财团的贵公子,指不定世珍还能钓到个金龟婿呢。”

 

“金女士!”徐伊景摆出不耐烦的神色,提示她离开。

金作家点了点头,装模作样的走到门口。

 

“你说……那是什么嘉年华会?”

金作家转身,姨母般的笑容再次回归。“代表,这是星辰嘉年华酒会的邀请卡。”

 

“世珍啊,宗佑哥哥看起来很喜欢你呢。”

嘉年华酒会上,玛丽左手执酒,右手挽着世珍,看起来非常尽兴,不明白为何世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元宗佑就是宗仕金融的太子?”世珍轻呷着红酒,漫不经心的问。想起代表曾经提起要了解宗仕金融的背景。

“就是他呀,虽说和天下金融是竞争的关系,但是是从小就认识的哥哥,非常熟悉呢。”

“怎么样?说得没错吧?很帅对不对?”玛丽用肩膀挪揄着世珍。

 

元宗佑正在和朴健宇交谈着,两个男人一个亲和稳重,一个帅气阳刚。

之前短短的交流,世珍难得的认同元宗佑着实是一个优秀的人,谈吐大方,有理有节。对女人的搭讪亦是张弛有度。丝毫不会因为自己的颜值和身价而轻慢对方。

嗯,完全和代表是相反的类型。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无端比较,世珍赶紧理了理心神。现在最重要的是了解元宗佑和朴健宇在聊些什么。

她稍作修饰,往两个男人的身边走去。

 

一道目光追随着她,世珍像得到了某种启示慢慢的转身。

 

如同初见,她穿着红色的低胸礼服款款而来,而那个黑色晚礼、黄色外套,气质卓绝的女人轻抿着杯中酒,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时间、空间在这一刻升腾,扭曲,光影如同慢动作的彩色泡沫……

世珍的世界在旋转。

 

“玛丽呀~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世珍回手拽过玛丽,目光却不曾错开半分。

正和哥哥们眉目传情的玛丽莫名其妙的被拖了个趔趄,眼波一转就看到了世珍所说的幻觉,彻底呆住,嘴巴像无法对抗地球引力的牵引在无限下坠。

“徐~”玛丽下意识喊出声,随后硬生生用手捂住了嘴巴。

世珍呼吸一窒。“不是幻影?”

“玛丽呀,真的不是幻影吗?代表nim,代表nim真的在这里?”

“玛丽?”“孙玛丽?”

世珍回头,哪里还有玛丽的影子。

 

此时,好多人看到了这样有爱的一幕。一脸幸福灿烂的金兴硕直挺挺的坐在那里,而在他身后的孙玛丽正小鸟依人般的轻搭着他的肩膀。喏~好幸福的一对。

 

“知道哥哥的好了?玛丽~其实……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

“别说话,就这么坐着!别回头!对对,就这样。”

玛丽因为恐惧慌不择路,就近躲到了金兴硕的身后。

“哥哥不要减肥,这样就好,应该看不见的吧。那个女人好可怕!是来兴师问罪的吗?太可怕了。”

兴硕的脸蒸腾着热气,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不要动坐到底,在这里坐到底!

 

世珍仍僵在那里,而徐伊景的目光也始终在她的身上。

那个女人在笑,初雪消融般,仿佛在鼓励着世珍走向自己。

 

世珍缓缓地迈开脚步,向着徐伊景的方向,小心翼翼的接近,眼神中有小小的火苗,折射着内心的希冀。

 

徐伊景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嘲讽,在世珍靠近她的那一刻猝不及防的转身。

“元代表,我是S画廊的徐伊景。很高兴认识你。”

徐伊景伸出好看的手,元宗佑带着一丝惊艳,礼貌的回握。

世珍的幻觉消失了,在看到他们握手的瞬间。

 

因为从来没有过奢盼,却因为今时今日代表的出现而燃起了希望,一旦有了希望,被扑灭的瞬间又是如此心伤。

代表始终是代表,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情,不会赴一场没有利益的约会。

 

世珍黯然,默默的叹息着。

 

“世珍也是S画廊的?”简短寒暄之后,元宗佑朝着世珍的方向看过来。

世珍悄悄掩饰好心情,带着明朗的笑容走过去,驻足在徐伊景身旁。

元宗佑看着两个各具特色的美人,在他面前站成了一幅赏心悦目的美景。

 

“难道是受S画廊艺术气息的感染?为何那里的人都这么美丽?”他略带调皮的侧目寻求健宇的赞同。朴健宇微微笑着。“是的,一直都是这样感叹来着。不光漂亮,还很有能力。”

徐伊景弯起了唇角。忽略健宇的话有所指。

“不知元代表是否可以再约时间面谈?我有很多投资的问题想要请教呢。”

元宗佑爽朗的点头。“当然,早就听闻徐代表的大名,请教谈不上,我们可以探讨一下合作的可能。”

徐伊景有些惊讶,看来健宇并未将个人的好恶传播出去。当然,也可能是未到时候罢了。

徐伊景与元宗佑轻轻碰了下酒杯。

“能带着世珍吗?”宗佑看着世珍,脸上隐隐的带着几分倾慕。

徐伊景的脸色瞬间冷淡。礼貌性的点头,转身欲走。

 

“健宇,我们请两位女士跳舞吧。”

除了元宗佑,其余三人的表情微妙,气氛有些尴尬。不明所以的宗佑用手邀请着世珍。

有几秒钟的沉默。

“世珍不会跳舞。”

健宇小小的震惊之后忍不住要笑出声,元宗佑无辜的伸着手,面色有些难堪。

这话居然是一贯冷静的的徐代表脱口而出的。如此不合时宜,违背社交礼仪,没有目的,没有利益,突兀得如同扔下了颗炸弹。

世珍愕然的看着代表,徐伊景此时的表情亦相当精彩,执拗的挺着脖子微抬着头,视线却在看着自己的足尖,仿佛是在和谁堵气。

 

“宗佑哥哥带着我好了,我会好好学的。”

世珍得体的笑着,将手伸向宗佑,代表的失仪她要去尽力弥补。当然这其中也有较劲的成分。世珍将手轻搭在宗佑肩膀,借以掩护着绽放在唇角眉梢的窃喜。

 

行动之前至少过脑三遍的徐伊景第一次嘴比脑快,果然吃到了教训。被不咸不淡的晾到一边,她故作镇定的擎起酒杯,红酒已喝到杯底的位置,以至于第一口居然只喝到了空气。

 

在一边默默欣赏这出精彩泡沫剧的健宇,心中不免有了些许感触。这个世界上真正了解徐伊景的人不多,健宇勉强算得上是一个,或者说他至少了解伊景的过去,和如今的一个侧面。

“我居然开始羡慕起世珍来了。”健宇无奈的笑笑。

徐伊景低下头,恢复了一贯的淡漠。

“想起以前,在日本的那些时光……”

健宇目光中深情的成分还是感染到了伊景,她没有打断健宇,耳边仿佛响起了健宇的吉他声,带她回到了年少的时光。

 

“那时候的我们可能并不知道爱情,更多的是叛逆和对家族、命运的抗争。”

徐伊景终于抬起了眼睛,看着健宇,不管是那时还是现在,健宇始终无法看透伊景的目光。

“其实那时候一直是我在追随着你,跟着你,缠着你,而伊景,你始终在原地。”

伤感的笑容,健宇合着杯中酒饮下去。

徐伊景错开目光轻颦着眉头。“所以现在提起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健宇吐了口气,仿佛打开了一个心结。

“是啊,我们已经背离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

“李世珍,是唯一一个轻易就打开你心门,走进你心里的人。无需百般抵赖和讨好,就好像她本身就手握着密码。”

徐伊景的心跳有些紊乱,胸口更闷了,看起来不是高兴而是生气。

 “真心掩饰得太久,难免自己就看不清。”健宇了解伊景的纠结,也知道她越接近真想越收的彻底。

“伊景,世珍可以为你用生命去做赌注,你可以为了世珍抛开你的执念,所谓的那些目的和利益。这……难道不是真心吗?”

 

徐伊景微不可闻的叹息,她下意识的去寻找世珍,无需费力,世珍的目光就在哪里,在她寻找的那一刻就和她的视线交织在了一起。

 

元宗佑突然发出了轻笑声。

“世珍喜欢的人原来是徐代表呢。”

一下子被说中了心事,李世珍节奏一乱,狠狠的踩到了宗佑。

“哎呦~”

“对不起,对不起。”世珍慌乱的想要停下来,却被宗佑拖着调整了舞步。

宗佑对世珍眨了眨眼睛。

“没关系,不过要想得到徐代表这样的人,世珍还是太怯懦了些。”

世珍脸红。“元代表!”

宗佑无所谓的耸肩。“喜欢就要表达,虽然我也喜欢世珍,但是世珍心里已经有了徐代表,我不会逾矩,现在是在用好朋友的立场发表我的看法罢了。”

世珍知道宗佑从美国回来,说话的方式坦诚直接,尽管如此,世珍还是有些局促难安。宗佑短短几句话的信息量差点让世珍消化不良。

“其实我一回国,已经听到过有关徐代表的传闻,强势,玩弄权术,野心很大。对我来说应该是敬而远之的对象。”

“不是的,其实代表她……”

“可是刚才看见她对世珍的表现,仿佛也不是冷酷无情的人,她也喜欢世珍你呢。”

宗佑打断世珍。

“现在眼睛看着我,不要把视线总绕在你们代表身上。你这样沉不住气,对她那样傲慢的人来说,只会用来欺负。”

“哎?”

世珍失语,眼神下意识的收了回来。

“对,就是这样。世珍准备好了吗?”

“什么?元宗佑,你要搞什么?”

世珍下一秒就开始了旋转,来不及呼喊。元宗佑稳稳的拖住世珍,他对节奏的控制能力非凡,世珍在他的带动下有韵律的舞动,忽远忽近,跳跃旋转。红色的裙摆飞扬,把周围人的视线全部吸引了过来,大家驻足欣赏这一对俊男美女在尽情的释放,魅力四射,犹如天作之合。

世珍慢慢的放开,舒展,随着节奏一蹴而就。她本来就是个很会跳舞的人,身材在红色礼服的衬托之下更加的火辣妖致。男人们惊艳的错不开目光,女人们嫉妒的咬牙紧攥着衣角,而我们的徐代表……她错不开目光的同时也在咬着唇攥着衣角,不知道是因为惊艳,还是因为嫉妒。

 

一曲终了,元宗佑与世珍漂亮的收尾,他拖着世珍的腰,世珍将身体后倾,微笑的看着宗佑,而宗佑俯下身深情回望……

在众人的掌声中,余光里,两人同时看到了那一抹黄色的身影。

代表笔直的站在两人身旁,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拔凉。世珍感觉元宗佑支撑着自己的手臂一颤,几乎脱手。两人有些狼狈的赶紧收回。

 

 “我要回去了!”

等两个一脸惊讶的人站定,徐伊景面无表情的说。

 “代表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吗?这么晚……卓呢?”世珍呐呐的,心里失落,却不知道如何挽留。

“这是和你无关的事情。我只是来告诉你我要走了。”

 

“元代表,我会很快约时间同你见面。”

徐伊景微微低头示意,却没有看元宗佑一眼。

元宗佑意味深长的笑着。“好的,希望很快再次见到徐代表。”

元宗佑很识趣的走开,在走之前,偷偷给世珍传递了个鼓励的眼色。

 

徐伊景深吸口气,她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如以往一样转身就走。

这给了世珍勇气。世珍想起宗佑说过代表也喜欢自己的话来。

 

“代表,真的要走?”

徐伊景用不耐烦的表情挑眉看着她,却还是没有移动脚步。

 

世珍的唇慢慢的绽开,仿佛要让她的代笔细数她贝壳般的牙齿。徐伊景的表情开始疑惑,又有些担心的样子。

世珍微微靠近。“代表,我们,在平安夜里私奔吧。”

 

徐伊景呆住,有些呼吸不畅。懵懵懂懂间,自己的手被牵起,下一秒她在奔跑。她想,应该要停下来,应该生气,这样跑出去会被人耻笑,明日头条?股票会不会跌?投资会不会影响?

可是世珍在前面,她牵着自己的手,她说要私奔?!私奔!

代表的脚步没有停止,且越跑越快。

 

金作家在滚滚车上狠狠伸了个懒腰,一脸舒畅的爽。赵理事在她身旁,端着酒杯,心无城府的微笑。

“刚才我们去了瑞士、巴黎、还去了夏威夷,我们下一站去哪?”赵理事看着谷歌地图上凯旋门前的草坪广场慢条斯理的问。

金作家一脸高深莫测。“我们找一个风景好的天台,看看首尔的灯光?”

电脑上的画面一转,画廊平台的景象就出现在眼前。

“阿尼?”赵理事发出了一声惊叹。金作家控制不住,嘴角都开到了眼角。

 

平台上,世珍依旧牵着代表的手,看着下方首尔的城市灯光。

“那个元宗佑,看起来还不错,说不定对我们以后有帮助。”

代表有意无意要脱离世珍的手,却被世珍狠狠攥在手里。

 

“说得是呢!又高又帅,还多金,是我的理想型呢。”

徐伊景使劲甩手,无奈世珍铁了心不要松开。

 

“可惜……”

世珍悠悠的说。“我见过最亮的光,其他的光束再也无法照进心里了。”

徐伊景安静下来,抿着唇,唇角有了些许弯曲的弧度。

 

“代表欠我一句喜欢呢!”

徐伊景在叹气,虽然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样子,被世珍握着的手已开始微微冒汗。

 

“玛丽说,说过了喜欢,牵过了手才是真正的在一起了。和代表只是被我强迫着牵了手,而我也说过喜欢代表,可是代表却从来都没有表白过呢。”

“李世珍,不要得寸进尺了。”

代表的声音变得软糯,竟听出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圣诞的钟声在零点准时敲响。

“代表,我的礼物呢?”

徐伊景沉默片刻后终于展颜而笑。蓝色的礼盒,粉红色的钻石项链呈现在世珍的面前。笑着却润湿了眼角,巨大的惊喜让她难以自抑,笑着却润湿了眼角。

“给我带上吧,代表。”世珍渴求着,因为喜悦让她的声音轻轻颤抖。

代表小心的取出项链,将礼盒放到天台的围墙上,她左手世珍的手链在风中灵动摇曳。

她贴近世珍,项链轻轻的环绕,扣紧,粉色的钻石在世珍的脖颈上发出璀璨的光芒。她没有离开,保持着圈绕的姿势,意料之中的被世珍轻轻的揽进了怀中。

 

“喜欢你,世珍。”徐伊景的发丝在风中飘逸着。

 

金作家在鼓掌。“这孩子终于开窍了!”

赵理事老脸一红,在世珍吻上代表的那一刻,移开了视线。

躲开视线却躲不开金作家的呱噪。

“亲了,亲了,哎呦~代表脸红了~”

赵理事坐不住,要起身被金作家拖了回来,一口亲在了他左脸上。

“Merry Christmas!”

赵理事呆住,僵硬,如果被敲一下马上就能碎裂。

他跌坐下来,纠结着,要不要亲回来,要不要亲回来呢?20年,等了20年,我怎么还不亲回去……

 

卓在门口吹着冷风,这一晚上无端被喂了一吨狗粮,就让我独自在风中凌乱吧。

抬头,代表卧室的灯光……开了,又灭了……

卓哀怨了一声,低下头,又微笑着,是不是应该去庙里上柱香?

看着画廊的大门,卓轻轻念着“Merry Christmas!大家……”

 

【完】


评论(1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