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米苏

Merry Christmas 上 (徐伊景&李世珍)

圣诞前夕的首尔大街,流光溢彩,华灯连绵。这本是个飘雪的季节,巨大的圣诞树,环绕的彩虹灯,叮叮当当的鹿铃,盛世美颜的少男少女,将寒冷的冬日装点的温情而又浪漫。人们的心头发酵着某种情绪,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与爱的人一同分享,或者美食、或者美景、亦或者,爱情。

 

金作家在画廊的滚滚车内通过电子眼看着繁华的街道徒自兴叹。环视四周,工作室内亦是张灯结彩,尽管每个人的头上都被自己强迫着带上了各色圣诞道具,但大家依然在忙着手里的工作,气氛凝重,没有一丝过节的觉悟。

“这怎么成?!”金作家终于发出了呐喊。

赵理事只是微微抬头,手上的文件丝毫未见松动,头上的鹿角如空挂的衣架。

Tak伸了个懒腰,之后将眼神移向金作家,圣诞帽歪戴着,一副准备洗耳恭听的乖模样。

 

“难道我们的代表要在这样的节日里守着我们发霉吗?!”

……

没有人回答,赵理事眼皮一耷,又看起了文件。Tak虽然摆了懵逼脸,潜台词却是“那又怎样,不是一直如此吗?”

金作家对着两头牛谈了琴,心有不甘的急急下了滚车直奔沙发而来。

“你们就忍心看着代表大好的年华浪费在工作上?会长大人在天上也不会安心的吧?”

居然抬出了会长!赵理事不好再置身事外,只得放下文件,奕奕悠悠的叹了口气。

Tak略显尴尬,自己年龄最小,“长辈们”拿出代表的私生活当作话题,如何搭腔呢。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再说,再说代表的心里……

一时间雷声滚滚、思绪万千,情急之下居然结结巴巴的念了“世珍~”

金作家挑眉,面带犹疑的看了眼瞬间红脸的Tak,又看了看默默石化了的赵理事。

眼睛转了又转。

“想和世珍约会你就说嘛!代表会通融的。”金作家挪揄的笑笑,拍了拍Tak的肩膀,丝毫不理会Tak僵掉的嘴巴和已经番茄色的脸。

“我说的是我们代表啊!再不恋爱就晚了!以代表的年纪早就应该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了。虽说身边这些财阀的公子们没有几个能配得上我们代表,但是再不下手,更是没得选了呀!”

金作家说得痛心疾首,恨不得立即列出一张清单让代表勾勾选选,然后顺理成章安排代表的结婚大事。

赵理事和Tak快速的交换了个眼神,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随后继续处理自己的公务去了。

金作家崩溃了的姨母心眼瞅着要发飙的档口,却见代表与世珍从外面走了进来,瞬间泄了气。

“什么结婚大事?”感受到屋内三人诡异的气氛,徐伊景难得好奇的发问。

金作家晓得徐伊景的脾气不敢接话,磕磕绊绊间看到了世珍。

“世珍呐~Tak要……”

犹如一阵风,在金作家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一刻Tak捂住了她的嘴巴,活生生将那“约会”的字眼塞回了她的喉咙。

“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哈,Tak急急用假笑粉饰着天下太平,相安无事。

 

代表用疑惑的眼神轮流审视了屋内的三人之后,戴着一脸的不耐烦径自上楼。

Tak深呼了口气,松开捂住金作家的手,擦了擦脸上的冷汗。金作家不明所以,对着Tak比划着拳头,嘴里碎碎念着“胆小鬼,敢想不敢说。”

世珍调皮的笑着和大家问好。抬头看见金作家头上的猫耳朵还有Tak的圣诞帽,哎呦,赵理事竟然也顶了鹿角。立即冒出了星星眼。

“好可爱~我也要呢!”

金作家的姨母心倏忽一下的返老还童。“怎能少了世珍!早就准备好了。喏~”

粉嘟嘟的兔子耳朵,世珍开心的戴起来,与金作家一起摇头摆尾的唱起了圣诞歌。Tak忍了又忍,还是下意识的笑咧了嘴。低头瞧见平日里一本正经的赵理事亦是如此,只是那嘴巴就似打了封条的大门,被风吹的影影绰绰的来回抽动着。

“李世珍!”

徐伊景出现在了二楼的楼梯口,表情冷漠,有几分生气。叫过世珍之后扭头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楼下的人犹如同时被按了按钮,一下子定格。仿佛代表不是在叫世珍,而是念了“木头人”。世珍的小心脏颤了又颤,顾不得的急忙追了过去。

 

走到徐伊景的大办公桌前诺诺的唤了声“代表。”

世珍在等待代表回应的间歇,突然意识到今天的代表有些不同,明明往日里也是这般冷淡,但此时居然平添了几分急躁。

世珍还记得去年的平安夜,代表在同大家举杯喝过香槟之后,面无表情的将她辞退。那时的那些话“感谢你,所以你可以回家去了。”“我不需要懦弱的人,你对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冷冷的余音在耳,时隔一年依然能感受到那时的伤心与无力。

所以,代表现在的颦眉,绞动的手指,欲言又止的嘴唇……难道……

 

“今天的账目都仔细核对过了吗?”徐伊景随手翻开桌上的账本。

世珍的世界一下子明朗起来,“我再核对一遍吧,代表。”

眯缝着的眼睛,笑裂的唇角,兔子耳朵折叠着,晶晶亮亮的眼神。

看着一把抱起账本的世珍,徐伊景失神了片刻,突然觉得胸闷。

“还有昨天和前天的。”

“是,代表!”

李世珍有如满血复活,完全忽略了平安夜并不是个加班的好日子。

 

明明,今天都在放假,代表却领着她在名下的产业兜兜转转,名义上的考察,底下的人又岂敢怠慢,心有不甘的加班陪老板转圈,巨大的一笔加班费开销就这样圈掉了。

明明,今日事今日毕的代表,怎么可能放任昨天与前天的账目不清,应该核对过很多次了,偏偏还要再核对一次?

可是,我们世珍从没纠结过这些,只要能陪在代表身边就完全心满意足了呢。

 

背对着代表坐在沙发上的世珍仔细核对着账目,计算器噼里啪啦,成了这间办公室里唯一的声音。她看不到代表的样子,但能感受代表就在她身后,陪在她身边,妥帖而又安定。

 

徐伊景对着世珍的背影发了长久的呆,手里摆弄着一只蓝色的盒子。脑子里的天使与恶魔在激烈交战,头好痛~她微不可闻的轻叹一声。

仿佛有感应,世珍回过头,徐伊景“啪”的一声迅速将礼盒扔进了抽屉。

“代表~”四目相对,懵懂被赐予了一记眼刀。

手机铃音在静默的办公室里毫无征兆的炸响,世珍和代表同时一惊。

“孙玛丽!”

世珍如临大敌。一片慌乱,她跳着脚。“怎么办!怎么办呀。完全忘记了!”

“呀!李世珍!”

孙玛丽果然发飙,声音穿透电话将李世珍震得脑袋一歪,徐伊景千年寒冰的脸色此时更是呼呼冒着凉气。

世珍里外为难,赶紧捧起电话走出了办公室。

 

孙玛丽真是郁闷透顶,几天前就和世珍约好了今晚一起出席平安夜的贵公子和名媛组织的嘉年华酒会,却迟迟不见世珍的影子。孙玛丽真可谓苦口婆心,打了无数个电话要趁次机会给世珍介绍一位美国回来的哥哥。世珍总是顾左右而言她,推三阻四,最终捱不过玛丽的夺命电话call妥协应承了,可是却现场放了她鸽子。气得玛丽在电话里炸了毛。

 

“李世珍,不想活了!宗佑哥哥都到了,问了我好多次,我很没有面子啊。”

“对不起啊玛丽!我在加班,代表nim她……”

“李世珍,你准备抱着你家代表过一辈子?你家代表说过喜欢你吗?牵过你的手吗?连喜欢都没有说过,牵手也没有牵过,甚至平安夜还要你加班!你要守着她孤独终老吗?”

玛丽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穿过电话打世珍一顿。自己balabala说了这么多,世珍却一下子没有了生息。

 

玛丽的一番话戳痛了世珍,她怔愣在原地。“喜欢……牵手……这些仿佛触之可及却遥遥无期的小心思……代表,永远也无法理解吧。”

“李世珍。”

世珍呆住,急忙回身,发现代表抱着双臂站在办公室的门里,而刚才自己关闭的大门早已经打开,不知她在那里站了多久,听到了什么。

“回去吧。”

 

 “代表nim~”世珍想辩解,又不知道该辩解些什么。

徐伊景却笑起来,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沙海拾贝般难得的温柔又甜美。

“Merry Christmas。”“今晚是平安夜,早点回去吧。”

说完,不等世珍回答代表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世珍有些心塞,但是她了解的代表不可能再让她回到那间办公室里去。她只能叹口气走下楼梯。“玛丽呀,我很快过去。”

 

孙玛丽挂了电话,神情有些恍惚。她想起昨天在天下财团从爸爸的办公室出来打电话劝世珍参加酒会的情形。

那时候,徐伊景代表应该没有听到些什么吧?

 

“这位哥哥刚刚从美国回来接手家族生意,是位很优秀的人哦!”

“哎呀,李世珍!好心没好报,哥哥喜欢温柔的女生,我又不是!”

“真的好帅啊,好多女人盯着呢!”

“世珍,相信我,这位哥哥绝对值得你见一面哦!”

“是是是,指不定哥哥根本看不上你呢。长得又丑还笨!”

“只是见一面啦。又不是逼着你去结婚!”

“呀!李世珍,你不来,我们的友谊就完蛋了。镜子还给你!”

 

挂了这通磨磨唧唧的电话,玛丽翻着白眼,转身发现了身材高挑,眼神倨傲的徐代表。情不自禁就要躬身问好,那人一个转身,走远,无比骄傲。

即使不喜欢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超凡的魅力,兼具柔美与刚韧,简直帅出了天际。

玛丽赶紧将驮着的背挺直,不让自己看起来狼狈。不服气的撇嘴,心里还真是惧怕这个女人。

 

回过神的玛丽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世珍现在还在加班,难道……

细思极恐的玛丽赶紧从Witter手擎的托盘里拿过一杯香槟,喝下去压了压惊。


评论(10)

热度(100)

  1. 赵子坷2012提拉米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