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米苏

阿修罗的天使(徐伊景&李世珍)

恶魔手持金钱、权欲粉饰成的玫瑰诱惑着天使堕落,天使拒绝了玫瑰,却爱上了恶魔……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世珍轻抿唇角,嘲讽的笑让无声的叹息化为冬天里的一缕游丝。玛丽在一旁翻起了白眼。

“如果恶魔也爱上了天使,那岂不是皆大欢喜?”摆出手指接吻的姿势,玛丽近乎谄媚的笑着,试图逗世珍开心。

世珍在笑过之后却愈加寂寥,她将目光放的即远又空,星光、华灯、车河。

世珍呢喃“那……也许是一个更加悲伤的故事。”

 

与健宇的分道扬镳是早已预见到的事实,不同的目标就不会有长久的合作。每个人都有各自最重要的守护,健宇是他的家族,世珍是她的代表。分手的那一刻,世珍还是感受到了孤独,看起来所有的人都离她而去,她只能抬起头,挺起胸,就像代表曾经要她做到的一样,不能停止,停止的那一刻就无法呼吸。

 

一个人的成功,脚下是注定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是代表的修罗场,世珍挣扎着,踯躅前行。她在追赶着,也在清洗着,让浸血的杜鹃盛开于来时之路,啼血而泣等待阿修罗的回眸。

有那么一刻,那个人的背影稍滞,看起来彷徨虚弱,头略微的低下似乎就要转身,世珍的血液凝结于心脏,这一刻漫长而隽永,代表的背影虚幻成了水墨,待世珍看清,背影已远去,徒留她在原地泪流成河。

 

世珍从炼狱般的梦境中醒来,意识到一切都只是梦,唯有眼泪是真实的。她床头码放着扳倒代表慈善银行的证据,只是她始终下不定决心。

注定这场以爱为名的战争,她始终是弱者,对爱的人对自己的爱无法割舍。也许开始,代表就看清了世珍的一切,欲望太多就变成了杂念,杂念太多就会被牵绊。

 

让一切停止吧。

世珍无可避免的再一次来到代表的身旁,与她面对面。意料之外却也在意料之中,代表如以往一样,坚定的坐在她的椅子上,桌面上水晶盒子里的一元硬币在闪闪发光。她的眼神凌厉而坦荡,毫无破绽的宣告着她一直在等着她自投罗网。

世珍下意识的将心层层包裹,用莫名的骄傲,即使她知道那不是骄傲,而是受伤后的应激反应。于是,这一次她们的彼此对望,回荡出了宿命的交响。

 

“我在等你,世珍。”

“我说过,我会来找你。”

好似听到了情话,代表低头微笑。即使短暂,世珍也不由随她牵动起嘴角。

 

“那么,世珍是来宣战,还是……交易?”

小心掩饰的心不可避免的被再一次撕裂,世珍报以冷笑,在代表的世界里,没有感情,只有弱肉强食与互为所用罢了。

 

“这次是一元?还是10亿?”

代表莞尔,“果然,这些对世珍已经毫无意义了。”

 

其实,代表也怕自己变成真正的怪物吧,所以……才看中了我。”

世珍的眼睛直视着代表,没有犹豫,没有逃避,因此也没有了温度,投映着代表的瞳孔有瞬间的收缩,第一次在世珍面前失语,代表脸上很快浮现出温怒的颜色。

 

世珍的冷笑始终没有收起,她渐渐的逼近,代表抬起头,看似不为所动。只是身体因为抗拒而僵硬。虽然轻微,却没有逃过世珍的眼睛,但世珍还是让自己在安全距离的边缘停了下来。

 

她控制得小心翼翼,也艰难无比。因为知道自己一旦漏出破绽,就会输的一败涂地。

“我,可以是你的棋子,也可以是你在人和怪物之间抉择的制衡药水。”

世珍的眼神升腾起雾气,冰点在慢慢的消融。

“如果不是你拉我走进地狱,如果不是所有人都离我而去,我不会知道我在你心里存在的意义。”

“要打败怪物,首先要把自己也变成怪物。在你所谓万能钥匙的我变成怪物的过程中,可以是你的同盟,是你的对手,也可以是你的救赎。但是不管怎样,代表都认为,我永远不会脱离你的控制。”

“是这样的吗?代表?”

世珍紧紧抓住椅子的扶手,将对面那个疏离的人无声桎梏在椅子中间,她们的距离始终不远也不进,暧昧却不至于尴尬。

 

代表的表情依然淡漠,世珍在她头顶的呼吸带来了稍许不适,她环住双臂,将眼神转向办公室空旷又灰暗的阴影之中,那里似乎能安置她的呼吸,转移因世珍迫近带来的压力。

“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不要再写作文。”颦眉的代表似乎在恨其不争。

世珍半跪下来,迫使代表的眼睛看向自己。

 

“不,我在说代表错了”

她看到代表因为挑衅而变得有些好奇却又不想看她的眼睛,略微低垂的眼睫在脸上投下毛茸茸的阴影,让人痴迷的容颜。

世珍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代表认为控制我的工具,是我对于钱和权利的欲望?”

“不是吗?世珍,你是我的镜子啊!难道你忘了?”代表嗤笑的抬眸,带着玩味和嘲讽,仿佛看着一个执迷不悟耍赖要糖的孩子。

 

世珍投射着她的笑,仿佛真如她的镜子一般。“怎么办呐,代表。”

世珍将距离慢慢的拉近,看着代表脸上那无懈可击的冷漠出现了小小的裂缝。

“我的欲望在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如你所说的那样,可是后来那欲望的本身变成了你!”

 

“李世珍!”

警报在耳边响起,世珍越过了安全距离,徐伊景缩紧椅背试图脱离世珍的控制,她低估了世珍的力气还有决心,李世珍牢牢抓紧她身体两侧的扶手,将她重新拖进自己怀里,连同她的椅子,让这椅子成为她的保护伞,避免了彼此的身体接触。

可是,太近了,她能看见世珍瞳孔里渗透出的绝望,能感受到世珍压抑的呼吸,自己的心跳,世珍的心跳……

“世珍……”她的声音里拒绝裹挟着不易察觉的哀求。

李世珍停了下来,依然紧握着扶手,指肚因用力而发白,拼命控制着自己的颤抖。

 

“代表……你忘了,现在的我也是怪物。”

徐伊景见到过李世珍太多的表情,开心的、明朗的、可爱的、伤心的、失望的、斗志满满的、意志消沉的。但是此时此刻的世珍是琢磨不透的,癫狂、危险又不可思议的魅惑。

徐伊景知道有些初心早已无法重拾,不是因为无力,而是初心欺骗了自己。“塑造你,再狠狠的利用你”曾经的话给了自己响亮的耳光。她未能看清初见时的吸引,并不仅仅是猎物的本能,吸血的欲望,而是心底里的孤独与渴望美好的原罪。

既然一切都是自己在作茧自缚,就由自己亲手剪段这无用的羁绊吧。

 

徐伊景的能耐又何止是控制别人,她最擅长的是控制住自己,冷酷的,决绝的将自己的心丢入地狱。

“怪物吗?真的已经达到那个地步了吗?”

徐伊景迎上李世珍的目光,将手指慢慢的伸向自己的领口。“那看来,我们可以讲条件做交易了。”

她解开了领口的第一枚扣子,让白皙而骄傲的脖颈袒露在世珍面前。那瓷白皮肤下的墨绿色血管跳动的如此赢弱,惹人怜惜。

世珍的气息瞬间凌乱,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徐伊景将手指挪到胸口纽扣的边缘,挫败的骄傲犹如反噬的毒液浸入了四肢,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你!徐伊景!”这是她第一次直呼代表的名字,她没有勇气再呼出第二次。

一切都无法避免,她就要在最爱的人眼前碎裂,犹如尘埃。

“你,居然把自己当作交易的筹码?!”

心碎是眼泪落地的声音,世珍面无表情的哭泣,心被撕裂的瞬间,没有疼痛只有麻木。以至于她忽略了代表指尖的颤抖,眼睛下那好看的卧蝉早已变成柔弱的粉红。

“李世珍”依然是命令的口吻。“抱我!”

世珍顾不得分辨那里有几多恨意,但她仿佛听见了代表为了打败她而不顾一切的决心。那就成全吧,用自己的卑微去成全吧。

犹如被操纵的玩偶,世珍闭上眼睛徒劳的将双手围合拢住代表的身体,很慢很轻,将自己的双臂变成藤蔓纠缠住这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身体很冷,无法给她温暖,她也无法还予温暖,这样的拥抱只能让彼此愈加绝望。

 

可是,徐伊景没有停止,李世珍更无法停止,这也是一场战争吧,彼此纠缠,彼此伤害。直到一方被绝望彻底的吞噬。不能停止,停止的那一刻死去……

 

“世珍啊~这个筹码未免太轻了……”



世珍的肩头有丝丝的冰凉,她不敢去确认,只能将那个人抱紧。而她的泪在自己的心底,早已溃不成军。

 

明天,彼此也许形同陌路,也许兵戎相见……一切看起来不可避免。

 

黎明之前,世珍悄然离开,她打开大门,向着远方鱼肚白的晨光里前行,仿佛秘而不宣的默契,她默默的回首,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拓出她的身影如同笼罩在天使的光圈里,她抬头看向代表的露台,那里有黄色的光源和代表隐藏在百叶窗后的身影,她看不见,却知道她在那里,也在望着她。只是,是什么样的表情?又是怎样的感情呢?

世珍颔首微笑,对着那扇窗。她知道这会是她今后不断想起又刻意遗忘的地方。她转身离开,让晨光将她彻底的包裹,犹如在茫茫人世间突然消失了一般……



评论(10)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