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米苏

Chapter3修罗道—亡灵序曲中

题外话:我实在不是一个好写手,写得啃呲瘪肚,还拖拖拉拉……求放过哈~


Memories……hah?

前特工讽刺的笑了,眼底透视出淡淡的荒凉。

回忆,对于第二轴人格的Shaw来说,是奢侈又无聊的东西。可是现在,却在她的周围萦绕包裹。

关于那个女人的记忆,此刻正倾泻于她的左耳,并深入了脑际,那些经滤化过的影像粉饰了残酷,仅留下美好的部分在提醒着Shaw,原来Root曾那样近,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Root的头发划过脸庞的触感,她的发香,她手指不经意的摩擦,她的呼吸,她懒散轻柔的叫着”Sameen”时,眼睛里的专注、顽皮、还有天真的诱惑……

Shaw被这些拉扯的有些分神,忘记了射击的角度已经从膝盖的位置偏离,她看着那些移动的靶子犹如碎瓢的西瓜,毫无规则的烂成一地,血液飞溅,又汇流成河。

“真是糟透了!”Shaw举目扫视这犹如地狱的废弃工厂,表达着遗憾,可是唇边的笑意却更浓,她将双枪,是的,Root的双枪插入腰间,踩着一地的鲜血向外走去,脑子里突然浮现Finch那愤怒又悲悯的表情。看来她不光丢了隐藏的身份,也丢了她的正职。“可是谁在意呢?!“

 

 

自黑暗之地跃入光影之中,Shaw目光微阖,即使是在永夜里依然闪烁着慑人幽光的黑色瞳仁,在阳光下居然暗淡成灰。她有些厌倦这晴朗过了头的天气,让阳光肆无忌惮的刺穿她的身体,煽动她无歇无止的愤怒。

曾经,在她面前清楚的表达着在意的那个人……不见了。

 

“住嘴!不要再和我唠叨那些没用的记忆!”

Shaw将喝光的两元抛愤怒的砸向对面的砖墙,引来流浪汉们的一阵骚动。“疯子!”“滚远点儿!贱人!”

Shaw一动不动,风帽兜住了她的整张脸,投下浓重的阴影,她只是倚着墙坐在那里自言自语,浑身散发出无以名状的暴戾因子,让那些蠢蠢欲动的流氓在权衡过后默默的平息。

“为什么是我?”她的头略偏向自己的左侧,刚才还在喋喋不休的声音,现在却安静的仿佛从没有响起。

这个冬夜很冷,即使是威士忌也无法给Shaw带来丝毫的暖意,流浪汉们生起了简易的火炉,火光映衬着Shaw阴郁的面容,却没有点亮Shaw的黑眸。

Shaw等了很久,等到了醉意袭来。

【因为……你在意!】

在昏睡之前扑捉到了那个声音,没有起伏平淡而机械,却犹如魔咒般的慑住了她全部心神。

 

I can’t giveit up.

To someoneelse’s touch.

Too much……

 

耳边响起了这首歌,在微醺的困顿中Shaw将记忆闪回。

她记得她和Thomas在小酒馆里那激情暗涌的“约会”,还有,在她耳边唠叨个不停的性感又仿佛带着醋意的伴音。

她想起了那些对话。

“I thought I’dhelp keep on ear on you,and I couldn’t bear it if anyone hurt you……”

Shaw的脑海中Root自远处摇曳着走来,纤细而风情,一脸的促狭掩饰住她略微害羞的神情。

“Besideme.”

Shaw再一次下意识的微微舔舐了下唇,如昨日重现。

她还记得那些“Subtle”和“so much”,Root的身影在她的心底坐立难安,犹如一只被主人遗忘在家,伤心又傲娇的猫咪。

”A perfectlyplanned job.”如同“诱惑”,”观望”“试探”“小心的碰触”最终“Allof that preparation pays off in one sudden, intense, crashing moment.”

Shaw记得自己的心神在那一刻恍惚,她和Root之间的那些个微妙的暗示与僵硬的默许,那些难以启齿的渴望与挣扎逃避,纠结成藤自她的耳边缓缓延伸,顺着内嵌式的耳机,意图缠绕住仍在那里碎碎念的女人……在彻底的迷失之前Shaw迅速切断了联系,之后她不得不暗自调整着呼吸,以压制住身体里汩汩而出的躁动。

 

是的!该死的在意!

Shaw在失去Root的那一刻终于听到了心底传来的被瞬间调高音量的频率,犹如闷锤一击,血液沸腾冲入大脑,身体麻痹得感知不到疼痛,又仿佛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皮肤。

 

她后悔自己感知得太晚。一个吻……远远不够。


评论

热度(5)

  1. JFM提拉米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