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米苏

修罗道(番外甜点)

与正文完全没关系。就是想偶尔来点甜点犒劳自己。好想吃糖,自己造~啊姆啊姆。

412之后

Shaw在被Samaritan劫持后的第265天,回到了熟悉的地铁站,位于唐人街的一处早已废弃的站台,那是小分队的总部。很庆幸,他们在最艰难的情境下也没有暴露这个地方,而且Shaw固执的认为这里很酷!符合她的气质。

而Samaritan已如昨日黄花,仅留余孽疲于奔命,那简单的收尾工作就交给Government和警察局处理好了。

一切都和她走的时候一样,破败的令她释然。Shaw走下楼梯,看见那个红龙的广告招贴,忍不住舒服的哼出了声。除了……她想起了那个吻,想着待会儿Root会用怎样的表情挪揄她……头有些疼,她怀疑当时大脑被Root感染了病毒。可是那个吻,Root花瓣似的嘴唇……Shaw意识到她又在回忆那个已经回忆了八百来回的吻,吐了口怨气小声嘟囔着。“真该死!一定是病毒!”

“你看起来不太好,Shaw?”John在她身后看着她僵直的背部,担心她是否抢伤未愈。

Shaw没转身,甩了一个John看不见的白眼。“不,我很好。为此真应该感谢Samaritan的人道主义救助,不管怎样,我好了,好到可以灭了他们的一个小队,然后逃出生天!”Shaw有些小得意,先前僵硬的肩膀也放松下来。

“噢?~好到可以让你带伤穿越一千多公里只为去吃那家菲力牛排?!害得我为追一个只想着牛排的吃货横跨了半个北美洲?”

Shaw不用回头也能脑补John Reese此时微眯着眼睛在唇边挤出那么一丁点儿笑意的尖刻表情。她继续翻白眼儿,准备把这页翻过去。但是Reese好像铁了心,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到底。

“你在躲什么?Shaw?” 沉默……

“是我们?还是我们当中的某个?”继续沉默……

“是不是……”

“够了!”Shaw气急败坏的回过头,咬着牙威胁“再说!信不信姐拿枪崩了你!”

John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坏笑,耸了耸肩,顺便走到了Shaw的前面在那台售卖机前站定,输入密码“3134”。

Shaw开始觉得哪里不对了,她的心跳有些紊乱,虽然是在正常值的范畴,但对于特工来说,这个心跳频率有些诡异。她试图说服自己,一定是中枪后应激性障碍……随后她就恨不得抽自已的嘴巴”我是第二轴啊!反社会啊!干!哪来的应激性障碍?!”

John的大长腿一脚迈了进去,收不回来了。Shaw只得硬着头皮尾随了进去。

正当她绷紧了所有神经准备对Root来个彻底免疫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身影一下子窜进了怀里。“Bear!”Shaw瞬间松懈下来,原本紧紧抿住的嘴唇突然裂开露出整排洁白的贝齿。“我早说过了伙计!我会回来的!””呜~”Bear回应她,一人一狗在完全无障碍的交流,画面很美,John也忍不住微笑,回身去看Harold,眼神难得的温柔起来。

Harold略显尴尬,但还是回应了John,虽然时间短到把他回应的微笑都晃虚了。

“欢迎回家,Ms.Shaw~“

Shaw抬头挑了下眉算是打了个招呼,但同时看到了在Harold身后有些瑟缩的Root。她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于是她迅速低头,掩饰般的小声说着“知道吗?Bear,我完全是为了你回来的!没有别的。”她憋憋嘴,显得无可奈何。

“Sameen”Root缓缓地向Shaw走去,在内心巨大的波澜下,Root的步伐显得轻飘而凌乱,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优雅从容,Shaw感觉Root像一枚落叶似的飘了过来,她不得不抬起头,却看到了一个瘦削的,颧骨突出,面色惨白的女人。

“这是谁?!”Shaw真的吓了一跳,然后,突然就愤怒了,无缘由的浑身冒火,大有燎原的趋势。

“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有病?!“Shaw起身一把攥住Root单薄的胳膊,感觉自己气疯了。

“是Samaritan那些喽啰折磨你了?”Root摇头,泪水在眼底打着转。

“你的机器不提醒你吃饭睡觉,这些,该死的么?”Root仍然摇头,眼睛里的雾气更浓了。

“Finch!“Shaw用恶狠狠的眼神朝Harold身上放冷箭。Harold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地就回头找Reese。

“放松~Shaw,我们没有虐待她,实际上她不用你的失踪来虐待我们已经非常感谢了!“John摊着手表现出万般地无辜。

Shaw吸了口气回过来继续盯着Root,“是哪里不舒服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低音温柔地仿佛Root是件易碎品,一震就碎了。

Root仍然在摇头,这让Shaw恼火得想一拳头挥过去。她咬着牙威胁“快告诉我Root!“

Root的眼泪终于一颗颗落下来,忍过了这265天,却在Shaw的面前毫不吝啬的,就这样流下来,打在Shaw的手上,Shaw感觉到那泪的温度仿佛灼伤般的抽搐了一下,直达心底某个她从未感知过的地方。

“我很好!真的!真的,对不起,Sameen!“Root哭得快连不起完整的句子。最后的道歉却让Shaw将刚收敛起来的怒火再一次点燃。

“不!这不需要道歉!没有什么可抱怨的!那是我的选择!和你没一毛钱关系!“Shaw生硬的挥开Root的胳膊,一下子坐到车站的长椅上。她觉得有些累,开始烦躁Root的道歉,以及那个女人的憔悴。

“Shaw~“Root在她身边挨着Shaw坐下来,看出Shaw并不排斥她的靠近,她勉强有了些笑容。”我道歉不是为了那些,而是……“Shaw不看她,但是身体的僵硬却在提醒着Root,Shaw在听,在听她说话。

她轻轻地将头靠上Shaw的肩膀,“我只是不甘心……“

Shaw的身体绷得更紧了,但还是不易察觉地略微倾斜了身体,将头转向Root,她感受到了Root温暖而光洁的额头和鬓角的柔丝。这一切让她即紧张又有些安心。

“我不甘心,我们还有好多一直想做,而没做的事情!“Shaw克制住自己想拍飞身边人的冲动。”真是!什么时候都躲不开Root的调情戏码“而她没有这样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吻……“

Shaw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她咬牙“别!别再说!“

Root微微抬起头,好让Shaw看清楚她朦胧又璀璨的眸色,她温柔的笑着。“那个吻,太短暂了……“她几乎是在呻吟,这让Shaw血液都沸腾起来,周身仿佛都在冒着蒸汽。

另一边Harold仿佛感同深受的在擦着脑门汗,John一脸憋笑憋出内伤的表情。Shaw有了别样的情绪!不是愤怒,但是比愤怒更糟。她被这情绪迫害的想瞬间挪移,她承认她对付不了靠在她身上这个柔弱无骨般的女人,她想逃离,越远越好!“是不是又该去尝尝那个牛排了?!“她翻着眼白,忍不住嘀咕。

Shaw忍了一会儿,见Root根本没有离开她身体的意思,于是不耐烦的想起身离开,却发现Root一下子软倒在她怀里,她条件反射立即抱紧了身边的人。“Root?“惊恐蔓延了整个身体。”Root!“她试图唤醒她,却发现Root呼吸平稳,泪痕未干的脸上居然还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是什么情况?“Shaw诧异的用目光询问不远处那两个还在兴致勃勃看她俩剧情的男人。

John走过来拍拍Shaw的肩膀,表示安慰。“她只是睡着了,Shaw。“

“你失踪的这8个多月里,她几乎不眠不休四处寻找你的下落,直到我和Finch使用强制手段让她知道还有更需要她做的事情,你知道那指什么。当然,还有让她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她坚持不到最后看着你回来。”

Rees叹了口气,语气中竟然充满着怜惜。“我知道Root的感受,她的崩溃,她的恨,她的自责,因为……”

Shaw木然的点点头。“Cater。”

John在听到“Cater”名字的瞬间皱起了眉头,脸上闪过一丝痛苦。Shaw为此有些抱歉,她想到Root在这8个月里的煎熬,想起John曾经的执著疯狂……隐约觉得内心深处的一些感觉和声音在悄然复苏,慢慢的奏响。

她点点头,但还是有些找不到状态。“那,现在该怎么办?”

John好像没理解她的意思,这让Shaw有些恼火。她用眼神示意,瞄了瞄在她怀里的Root。

John懂了,却轻描淡写。“我建议还是别吵醒她。”大个子男人起身,回头歪了下脑袋。“如果,你不想再纠结于那个吻……”

Shaw傻在那里,尴尬的像只鹅。她非常不满,又怕吵醒在怀里的Root,只得调小音量碎碎念着发泄。“混蛋!该死的!不能这样放着她不管……喂~你们别走!”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John用煎绿茶把Harold骗到了地铁车厢里面。

Shaw期间翻了无数个白眼,心里万头草泥马在咆哮奔腾,可是当她再一次低头,看见Root憨睡得如婴儿一般的无害……“真美!从第一眼开始!”

Shaw并不拒绝美丽的东西,虽然打死不承认,但这个女人从初见就让她心生赞叹和怜惜,即使是开始时那个疯狂的骇客。Root深邃的眼眸此时被她长而卷的睫毛所覆盖,随着她的呼吸在敏感的颤动,挺而小巧的鼻尖,粉红如花瓣的嘴唇……Shaw有些呼吸急促,她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要不要……再吻一次?!”随即她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

而此时,地铁站里“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人。Fusco!自从那次灾难后,他不得不把崩溃的Root搬到这里,从而算是混进了总部,他就乐于时不时的过来溜达一小会儿,好蹭点儿茶喝,顺便吐个小槽什么的。

他从没想到,居然还能看到这么令他不吐槽会死的景象!他呆立在站台上,快把眼球瞪了出来。“卧槽!什么鬼?!“他看到Root闭着眼睛柔软的躺在Shaw的怀里,而Shaw一脸春色正欲意图不轨。

Shaw几乎是跳了起来,一脸被捉奸在床的惊恐,可下一秒她就摔了个惨烈。她忘记了已经麻木的双腿和她因太长时间搂抱着Root而导致的右半身麻痹。同时,Root也从睡梦中被惊醒。

Shaw看着Root醒来,脸瞬间红透,但是还有些更复杂的情绪,她想不明白。生气?不舍?(没抱够?)。

John和Harold手捧着热茶悠闲地走出车厢。“有什么奇怪的?警探?!又不是第一次见?!John一脸挪揄的扫了一眼已经气炸的Shaw。

“上次那个可没这个劲爆!“”还有Shaw……“”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恶心的表情?!“

“偷吻?!这不地道!上次那个才够Shaw!你们找回的确定不是个冒牌货?!“Fusco震惊过又开始火力全开,吐槽星人附体。

Shaw觉得够了,她不知道怎么回击,只感觉自己快爆了!而Root……居然笑出了声。

“偷吻?Shaw?“她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夸张的掩了掩嘴。这让Shaw脑子里的弦一下子就绷断了。

“偷吻?!Fusco!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她火冒三丈的逼近了Fusco,直问到他脸上去。

“说的是!Shaw一直都很直接,偷吻的活儿,好像……”

“TM的第二次模拟记录里,有Fusco警探 偷吻Root的记录。“Harold不慌不忙,天衣无缝地配合着John一板一眼地抛下这句。

奇妙的化学反应产生了!Fusco仿佛直接被掐住了脖子,一脸的惨白。他恐怖的看着全身都像在冒着火的Shaw向他一步步地逼近,脖子上的青筋暴露,完全一付要把他生吞活剥的表情。

他吞了口口水“我……我那时,一定,是想死!死个痛快!“在Shaw靠近的那一刻,Fusco就脚底踩轮样的瞬间逃走了。

Shaw呆滞了一下,未料到Fusco的小短腿会跑得如此之快。她怒气未消,无处发泄,转身又盯回Root。

Root正一脸妩媚的看着她,因为Shaw的安然回归而她又在Shaw温暖的怀里睡了一小觉而变得红润的脸蛋看着更加销魂。而Shaw并不觉得这能让她平复Root被Fusco吻过而冒出来的怒火。

“是模拟!又不是真的!“Root慢慢地走近Shaw,近得Shaw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在敲打着自己的嘴唇。”况且~真实情况却是……“Root靠得更近了一些,隐约能感受到她微微半遮着眼睛又突然翘起的睫毛刷过自己的脸庞。Shaw觉得一切都太慢了!太慢了!还远远不够!

她一把揪住Root的衣领把这个8个月里一直在思念着的女人紧拥在怀里,阻止她说下去。“是的!我吻了你!“Shaw重重的吻上Root的嘴唇,用舌头的侵入宣誓着自己的主权。她听到Root急促的呼吸和愉悦的呻吟。”而且我想要更多!“Shaw把话送进Root的嘴里,她感受到了Root的颤抖和低泣,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用炙热的吻去安抚。

直到吻到Root再一次软倒在她怀里,而地铁站里灯光突然暗淡下来,并传来了诡异的卡朋特的歌曲……”Closeto you。”Shaw停了下来,由于缺氧而重重的呼吸,Root也是一脸的绯红,她的衣领已经快无法遮蔽她强烈起伏的胸脯。

“John和Finch……“Shaw稍微平缓了呼吸,意外的发现那两个鬼鬼祟祟偷窥的男人不见了。

Root并不理会,蛊惑的用她那灿若星河的眼睛继续盯着Shaw,轻咬着嘴角,优雅而挑逗的轻晃着自己的身体,她白皙又美好的手指在轻触着Shaw的胸前纽扣。然后满意地看着Shaw为她而僵硬紧绷的线条,以及喉间那可爱的律动。

Shaw没有让她等太久,其实是,立刻!“管他呢!”她听见Shaw急促地说着,下一秒就被Shaw粗暴地拉进怀里,揉捏着,亲吻着,她们疯狂的撕扯着对方的衣服,Shaw用嘴唇和舌头在推着Root向床的方向,跳着奇怪又火热的舞步……踢倒了无数阻隔着她们进程的东西,这过程有些漫长,而两个渴望了彼此很久的人更加的享受着这中间的乐趣……

直到一声奇怪的呜呜声传来,她们相拥着僵在那里,低下头,发现Bear正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她们,之后用前爪遮住了眼睛,卧倒下去……

之后……地铁站里的喘息和呻吟压倒了一切,音乐、嘈杂,禁忌,第二轴……

当然,依然反社会!这就是她们!真实的Shaw&Root!

 

哎呀!我就是不会写肉肉的东西!好羞射~捂脸~跑远~


评论(8)

热度(47)

  1. JFM提拉米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YOOOOOOOOOOO提拉米苏 转载了此文字
  3. 哈默提拉米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