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米苏

修罗道Shaw&Root

已经沉迷于此,Shaw&Root!于是想着给自己的沉迷留下些回忆。

脑洞缘于411的“TM”四次模拟逃生,也许还有第五次……谁知道呢?!一切皆有可能。

BTW,我喜欢Root!喜欢关于她的一切设定,喜欢AA的演绎,完美无缺,心甘情愿的臣服。她是我的女神!


Chapter 1 生死门

“Root?”

分析:心率停搏3毫秒,脑电波紊乱,体温下降,显示惊恐状态。

“Root!” 

分析:肾上腺素飙升,心率130,眼球充血,显示威胁与愤怒,战斗准备状态。

 

如果现实可以重负模拟,是否,就不会烂成一堆“狗屎”?!

可以纠正很多的错误与偏离;可以避免无谓的牺牲、奔溃与自我放逐;可以省略掉彼此的猜忌,试探与惶惑无期的等待,最终,直奔主题。

可悲的是,模拟毕竟不是现实!人类又是如此复杂的存在,“TM”再精彩的推理演算,抵不过人类自身的大脑短路,那些匪夷所思的,愚蠢的所谓“情结”!而对于“情结“这种东西的解释,”TM“与Shaw的看法惊人的一致!”All the shit! “

 Shaw看懂了Root眼神中的爱与惶恐,却忽略掉了她眼底深处的无奈与坚定,Shaw狠狠地吻了上去,Root却在软倒前的一刻转身,用力将Shaw推进生门,自己后退着踏出电梯,用力将安全网拉下……她又看见Shaw一瞬间的僵硬和席卷而来的愤怒,又听见Shaw先是升调再是降调的喊着她的名字。

幸运的是,这一次,Shaw还附赠了惊喜。如愤怒的狮子,Shaw冲向安全网,竭力的拍打着,眼神死死地盯着与自己一网之隔,却即将生死相离的Root。这一次,不用“TM“的体检分析,Root已经读懂了Shaw眼神中因害怕失去而投射出的恐惧,以及用力的收缩瞳孔意图将自己的身影锁进大脑,渴望再次将她拥进怀里的迫切。当然还有强烈的不甘心,以及Root认为可以一并忽略掉的威胁与恐吓。

Root笑了,俏皮的,性感的,忧伤的,复杂而又绚丽。这是她回馈给Shaw的安慰奖。只能如此,留下Shaw的生命,以及可以陪伴着Shaw的,只对Shaw一个人绽放的“Root“式笑容。她知道时间紧迫,于是利落的转身按下那个红色的按钮……之后,倒在一片绚丽的“烟花“中,任鲜血流趟——向着Shaw的方向。

Root倒下的那一刻,Shaw的世界一片死寂,她任由手指嵌进了铁丝网,鲜血滴下来,与Root的血融为一体。感觉不出电梯的下降和自己身体的跌落,她听见了”TM”巨大的哀痛,那持续的高频啸叫,以及大脑的轰鸣。之后……在爆裂的,意图焚尽一切阻隔她奔向Root的,巨大的愤怒与毁灭中,脖颈处的一丝清凉让她彻底的安静,陷入深沉的昏迷之中。

 

“Root~!“

Shaw在第二天毫无征兆的醒来,逃离梦魇似的嘶喊着Root的名字,爆发性的弹起了身体。

她的感知能力尚未完全恢复,努力地压制住天旋地转带来的恶心。慢慢的,意识由脚底爬升至大脑,周围的影子与和声音犹如破碎的粒子从遥远的地方重组而来,亦如望远镜的调焦由模糊渐变成清晰。

意识回归的那一刻,她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压迫的无法呼吸,她不知如何处理,好像知道那是什么,又无法确认,只能定格在那里,犹如卡壳的枪。如果真有一把枪……“拿来突突自己的脑袋,再好不过!“Shaw闭上眼睛,意图驱赶这让她头痛不已,又无法名状的情绪。

Shaw最终还是听见了Harold的呼唤,她循着声音的方向,缓慢地将目光锁定在那个小心翼翼的发声人的脸上。那个儒雅的戴着眼镜的男人,仿佛内心正经历着一场风暴,显得非常脆弱,他用一种悲悯与内疚的复杂眼神着着她,因为高度近视而突出的眼窝此刻泛着敏感的红,看着Shaw的样子如同一只行动迟缓的蜥蜴。

“Where's Root?”Shaw的声音低沉而又坚定,带着强烈的情绪。

 “Ms. Shaw……“Harold知道Shaw终会有此一问,但是当Shaw真的问起,他依然显得措手不及。

Shaw等不到回答,于是抬头看向Harold身后的John。John的枪伤使得他看起来疲惫而又虚弱,但是大个子冷峻的脸上浮现出的哀痛却让Shaw知道他最重的伤痛不在那里。为此,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再纠缠,因为已经知道答案。好像在提醒着自己,Shaw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忽略掉Harold紧攥着的汉堡袋子,和John上衣口袋里鼓起的电击枪的形状。Shaw紧抿住嘴唇,面部线条因此而显得更加如刀刻般凌厉,黑眼仁里闪动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冷酷的高光。

空旷的地铁站,磁场在悄然变化,Shaw的寂静无声却让Harold和Reese两人都感觉到了凉意,耳边似传来隐约的蜂鸣。下一刻,Shaw却闭上了眼睛,将一切掩盖在一个长且深的呼吸之中。

“我饿了!“Shaw睁开眼睛平淡的说到,已看不出情绪。

Harold下意识的将汉堡袋子递了过去。Shaw一把夺过,却突然恍惚,想起Root在不久之前曾为她亲手撕开这同样的袋子……闭上眼睛,狠狠地咬了下去,犹如饥饿的野兽,野蛮而血腥。

Bear一直安静地趴在Shaw的床边,此时,它只是小声哼哼着,表情忧伤。

Shaw的档案里有关于她父亲车祸去世时的报告,这一幕的重演,仍然让Harold意外的震惊,他茫然的抬起头,发现John灰色的眼底里有一抹熟悉的癫狂。

眼下,最棘手除了Shaw,还有“TM”在Root倒下的那一刻崩溃,新的管理员权限瞬间成迷。Harold无法找到任何的提示,如果权限落入Samaritan的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这场残酷的战争伊始,TM就一直处于下风,现在,他们又失去了Root,失去了与TM的一切联系。Reese枪伤在身,而Shaw……Harold无法确认Shaw目前的状况。Shaw此时仿佛认证了她的第二轴人格,但是,他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Shaw在失去Root那一刻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的愤怒与毁灭一切的意图会因为一个汉堡而消失殆尽。

这一切!都太过平静!

 


评论(1)

热度(17)

  1. JFM提拉米苏 转载了此文字